只有路痴才看得到我

看了看外面的篇幅数感觉一篇篇修会累死……
所以堆了个马甲来发三合一章节总和……
说好的只有路痴才看得见我!!!

【韩叶】ABO-AO-标记1~5+6~10

前面没有肉的部分有两章……三合一就会变成被追杀的伪卡肉(啥?)

所以先发前两章的整理……安利群:219176498

背景大概是第六赛季……吧?

——————————————

1

叶修从夏休期的嘉世里走出来,还拉着一个有点旧的小旅行箱。

背后一片安静,今年的发挥对于以前来说也没多好,陶轩为了安抚队员,找了个旅游公司,把队里签了合同的都一起组个团,一周前拉出去旅游了。

苏沐橙倒是没跟嘉世的团,但她也和楚云秀几个女选手组了驴友小队,早三天跑桂林去了。

——而现在,自己也要离开了,除了必要的保安等常驻人员,偌大的俱乐部里就真没人了。

不知道躲在哪片树阴下的小鸟叽喳着。

叶修再看了看嘉世正门口上挂着的战队徽章,转身打了辆车,去机场了。

2

韩文清从今早起就有点小烦躁,训练、手操做得一如既往地稳定,但整个人就是环绕着那么种气场——霸图队员们看到这样的队长,自觉退避三尺,没人敢触其霉头。

但是接下来的发展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早上训练时间结束之后,韩文清只是宣布了接下来几天他不会在俱乐部,希望留下来的队员按计划表进行训练,就穿戴上出门用的“装备”,走了。

而且还背了个黑色双肩包,不知道放了什么显得有点小鼓。

——看来这几天有点长啊。

几个想八卦的队员随便扯了几下,但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所以也没聊出个所以然来,有心想趁中午去食堂吃饭时问问张新杰怎么回事,但看到副队长那食不语行强迫样子就不好去问了。

更何况张新杰看到他们聊天时频频看他的小动作后还推了一下眼镜——至于那一闪而过的反光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霸图的队员们真的不想知道啊!

3

发丝间洗发露的气味,花店里花朵的香气,汽车驶过的尾气,揉杂了醇类的化妆品,工地的石灰烟尘,三无小食品的冲气……

易感期和发情期永远都能给人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这无关乎到来的时间与次数。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似乎在这时都能化为一组带着自身特点的信息素,用不会重复的化学编码带来的气味彰显自己的存在。

但那个对彼此而言都太过鲜明的气味还没有出现。

不会重复,不用彰显,太过鲜明的……气味。

无可替代。

4

早上等机的人都很安静地互不打扰,轻声细语,拖箱滚轴,星巴克的熏黄灯光,明亮干净的机场大庭,一切都构成一种绵长柔和的质感。

韩文清在机场候机大厅等待着,H市航线的飞机没有晚点的公告,所以叶修应该快到了。

果然,按飞机预定抵达时间到接机通道的韩文清站在通道还没几分钟,就看到叶修一脸懒散地拖着拖箱走出来,走没走像地,看了就欠揍。

“哟,老韩。”一如既往的叶修特色式招呼,音调没什么起伏,不过老夫老妻的韩文清也算是习惯了,默声地略一点头算是回了个招呼,就径直上前掰开叶修扣住握把的手,拉起旅行箱就走,也不管叶修反没反应过来。

摸摸衣兜,拎出烟和打火机,叶修跟了上去——飞机上不给吸烟,这对个老烟民来说简直难熬,还好H市到Q市机程只有两个多小时,不然就真是要老命的节奏了。

机场里也不给吸烟,但先拿出来等会出到外面路上就可以第一时间吸了。

5

韩文清其实已经可以嗅得到那个气味了,即使那人服用了抑制剂,还是个老抽烟以至于一身烟草涩味的老烟鬼。

没办法,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而且他有把握相信那个没个正形的家伙服用的抑制剂快要过效应期了——那家伙就在身后吞云吐雾,但烟味已经掩盖不住信息素的逸散了,从机场出来就若有若无的味道越发明显。 

像是高甜度的朗姆之类的,酒的醇,葡萄的微润,蜂蜜的香甜,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让人眩晕的气味,甘美而不腻味。

曾经深入地享用过,就不想离开的味道。

——开着车的韩文清开始怀疑他能不能撑过这一个钟头左右的车程了。

Q市机场建在市郊,而要带叶修去的住所则在城的另一端。

6

下车时叶修的眼角有点红,眯着眼适应车外阳光时像只困倦的猫,踱着步子溜达到楼边遮阳棚下,看韩文清停车拿东西,然后等他到眼前时,不考虑大夏天天气有多热地趴上对方的肩头玩火:“嘿,老韩,这地方没来过啊,开荒首杀?”

从脖颈间嗅到的尽是那种干净有点肃杀,杜绝人烟之外的原木的气味,又像是古沙场上那种金属冷兵器的锈味。

有点咸和冷,却在感知上点起了一团火焰。

——叶修觉得自己像喝了酒,简直快要倒了。

明明抑制剂的最后效用期限还没有到……真不愧是老韩啊。

7

落地窗对着的方向都是较底层的建筑,再往外远一点是广场和环城水域体系的一部分。

叶修每年都会来Q市不止一次,有时是为了比赛,有时是为了商业表演……当然即使是商演他也不会露面——总之Q市对他来说并不算陌生。

不过这句话针对的也只能是市中心那一部分,韩文清带他来的这个小区离城市主干部分比较远,仍然在称得上繁华的地段,不过是以居民小区为主区域了。

而且这个小区是花园小区,低层建筑为主,草木繁茂兴盛,某个地主选的套间在小区中心位置的楼栋,三楼不高不低,坐南朝北外有树茵,离路边远,晚上休息起来再好不过,装修了也很有一段时间,除了缺点人气,小小的屋子里并没有什么会令人不适的因素。

真是细心啊……换了室内鞋的叶修像巡视领地一样扫了一圈,叼着烟啧嘴感叹。

这样细致入微的考虑和选择绝对不是短时间能入手达成的,小区的地段形式,楼栋的选位布局……都是需要仔细思考才能决定的东西,而收尾的装修也很重要,弄不好的话很麻烦的。

——而这些东西都被耐心地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都像装满了点什么。

8

拳法家提溜着斗神的旅行箱和自己的双肩包,在主卧、厨房、浴室还有客厅间兜来兜去地安置各种物品,而斗神却只是看着拳法家忙忙碌碌,趴成大字型,散了一身懒骨头窝在米白和棕褐、绒黄相间的布艺沙发上,还扣了一个红色的方形抱枕在腰下,拳法家把视线扫过来时,如果视线正好对上了,斗神就回过去一个慵懒的笑。

叶修滚上沙发时就把烟给掐了——

第一是难得的新物件,万一不小心烫坏沙发套,三次元里实力完全没有下降的拳法家说不定可是会狠狠地修理战五渣宅男斗神的;

第二是因为昨晚上竞技场随机进5v5野团刷着玩,兴头上来刷得有点晚,加上一早起来赶飞机,即使路上多少也休息过,但毕竟还是不太够,有点困倦。

等韩文清弄好了小物件的摆放,转头回身时,叶修已经上眼皮搭下眼皮了。

感受到熟悉的气味靠近,也只是迷迷糊糊的翻过身,在脸上摊出个傻兮兮的笑,没有一点平时的嘲讽样,敞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什么一样。

而看到这个拥抱的某人也回应了展开拥抱那人的意愿——

低头俯身,两人拥抱彼此,在对方的唇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9

门铃响起,韩文清开了门,付钱接过提前订好的外卖。

——毕竟两游戏宅男做其他的家务还行,做饭就实在有点难为人了。

————而且职业选手最重要的就是手了,切菜容易切到手,炒菜容易烫到手,所以就算手艺不错拿的出手,也很少有人会下厨。

这个小区实在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区,周边生活设施的齐备令生活质量的上升变得显而易见,例子就是这份家常菜外卖。

H市到Q市的飞机航程有两个多钟头,按照我大天朝地区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优良传统,用一个神经元的信息量来思考都能知道两地的菜色搭配能有多天差地别。

——但这个小区周边附属设施齐全到什么程度?

天朝四大菜系系系齐全,附加几间知名地方菜,简直吃货福音。

虽然两人都不是吃货,但也必须承认这家浙系饭馆的外卖挺好吃,口味也算的上地到。

然后叶修把筷子伸到摆在中间的西湖醋鱼盘子里戳来戳去,在某人的脸变成钱包脸之前,把最好吃的一块鱼腩肉塞到了他嘴里——韩文清边吃着鱼肉边皱着眉头,他还是有点嫌弃杭帮菜的清淡的。

不过心里某个不算大声的声音却在说着,这也没什么不好。

10

吃完饭,叶修被韩文清抓着一起去洗了碗,然后两人回到沙发附近,从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拉出碟机打算看点什么,韩文清收藏的碟种类不少,有好莱坞最新动作大片,有年度激进音乐节专场,当然也有荣耀精彩赛事合集,最后选择的是UCG(游戏机实用技术)的赠送碟。

专注于荣耀并不代表会对其他游戏不感兴趣,说到底能走上职业选手道路的人,初心里绝对都有一份对游戏发自内心的热爱,韩文清和叶修也不外如此,他俩都是打ACT时动作判定评分稳上SSS的人,鬼泣、忍龙、战神、街霸、拳皇、生与死……没有哪个是没摸过的。

时代在进步,游戏也在进步,红白机到XBOX_ONE,贪吃蛇到旅(journey),游戏业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到冲刺向前的青年,谁也无法知道或者定义他未来的样子,每一天都毫无变化平淡无奇,但累积到一起就足以划开世代。

时间回到十多二十年前,谁能想到打游戏也能成为个职业?若如果真不是这样,他们就遇不到对方了。

看着因为这个月游戏搞笑锦集实在过于喜感而笑得肚子痛瘫在一边上滚来滚去的叶修,韩文清觉得心底有点暖又有点痒,然后他就按照心底的意愿做了。

他向沙发那边趴下,扣住某只叶不修。

——吻了下去。

评论(4)
热度(74)